狐妻

小编:网络 2020-07-20 分类:民间故事 阅读(1930)
分享到:
关闭
听故事 - 狐妻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过去,冀东冷口外一带,山高林大,人烟稀少,山上野牲口也多。在一个叫大石砬子山的下边有一个小村庄叫小王庄,不足十户人家,庄里有户姓王的人家,男人早亡,只有母亲拉扯着年幼的儿子王小过活,孤儿寡母日子过得清苦,无田无垄,两间草房,维持度日,庄里人议论:“这样的人家,谁肯嫁,这家得成绝户。”

话说儿子王小,一天天长大,倒也勤快顾家,天天砍柴担到冷口里去卖。有了些积蓄后,买来一头毛驴,驮柴去卖,不仅解放了肩膀,而且还能从口里驮回一些盐、碱、卤水等生活品和锹、镐、锄、镰等工具回来卖,日子有些好转,但一提家底儿,人们还是摇头。王小都二十六七了,媳妇还没影儿,将娘愁得每天唉声叹气的。

有一日,王小到冷口里卖柴,又顺道趸了一些零东西,回来就晚了一些,等到了沙河边上,就到了金鸡坠地、玉兔东升的时候了。王小正绾起裤脚,准备牵驴过河时,忽听右面传来一声甜丝丝、娇滴滴的问话:“大哥哥,小女子这厢有礼了!请问大哥哥,要过河吗?”

王小定睛一瞧,哎呀!我的妈呀,好漂亮的女子!朦胧的傍晚,看到她细细的腰肢,墨染似的黑发,朗如明月的小脸蛋儿,晶光闪亮的眼睛如是夜明珠一般,摄魂携魄。只这一眼,就让王小魂不守舍了。他脸一红,胡乱地应了一声:“嗯哪,过河。”

女子欣喜地说:“大哥哥,巧了,小女子也要过河,大哥哥你看,这天晚水凉,我这一个妇道人家……”

女子天仙般的美貌,就让王小魂飞天外了,这几句柔情似水的声音,更让王小如喝醉酒一样,飘飘欲仙,他兴奋地说:“中,上驴吧,还拐弯抹角地干啥。”

女子说一声:“那,小女子就谢过大哥哥了。”说着就款款走到驴前,神秘地一笑,冲王小说:“大哥哥,扶小女子一把呗。”

王小搓搓手,有些难为情,可是俊俏女子眼睛还在求他,他想,人家女人都不在乎,你个大老爷们怕个啥,他放开拉缰绳的手,一弯腰,就将女子抱上了驴。嘿!那女子的身上软绵绵的,无骨一样,竟使王小的手麻酥酥的。

女子骑着毛驴过了河,就下了驴,向王小道了声:“谢过大哥哥了,后会有期。”还没等王小回话,女子一转眼就没影儿了,因为天黑也没看见去了哪个岔路口了。王小牵着驴往家奔,为这次艳遇而兴奋不已,走着路还惦记着女子的俏模样儿,不由自主地向后张望,可是黑灯瞎火的,哪里望得到。

隔了几日,王小去冷口里卖柴,又趸些零货,就又贪黑了,到了沙河岸边又是天擦黑了,他想起了几天前在这儿遇到的俊俏女子,心就痒了,若能再遇上她该有多好。他正低头寻思着,身边“咯咯”一笑,他定睛一看,可不就是俊俏女子出现在眼前!女子笑盈盈地说:“咋了,大哥哥,不认得我了?”

王小正盼着呢,就到跟前了,他脸又红了,他没文化,吭哧憋肚地说:“咋,咋不认得,烧成骨头化成灰,我都认得。”

女子一笑说:“你说话真难听。闲话不说了,还得骑大哥哥的毛驴过河。”

“中,你,你就上驴吧。”王小情不自禁地说。

女子回眸一笑说:“大哥哥,你还得扶我一把呀。”

这回王小牢牢实实地抱起女子,慢慢地放到驴背上,他心里美滋滋的。过河后,女子又下驴,王小赶忙凑上去把她抱下驴,女子下驴后,冲王小矜持地一笑说:“你,没安好心。”说完一转身,消失在夜幕中。

第二天,王小就在庄里庄外卖他趸来的零货,一边卖,一边讲述他这两次奇遇,庄里人都不相信。“啥?沙河那路口十几里地没人家,前不着村,后不靠店的,谁家的大闺女小媳妇能那么晚了,还在荒郊野外闲走呀?你王小遇上鬼了吧。”

也有人逗王小说:“说不定是个狐狸精,故意勾引你呢,你把她弄来当媳妇多好。”

王小老实憨厚,就当真了:“那,能弄得来?”

“能,妖魔鬼怪就怕人的中指血,沾上人的中指血,就变不回原形了。”

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王小把这话儿牢记心上。王小把货物折腾完,又上山砍了一驴驮子柴火,第二天,王小起早又赶着驴驮子到冷口里卖柴趸货,忙碌了一天,回来到沙河边,还是天擦黑时。巧了,那俊俏的女子真就在河边等他呢,“大哥哥,小女子还等骑你的驴过河呢,成么?”

王小笑着说:“成,咱都是老相识了,怎么不成,大嫂,这次我给你送家去吧。”

女子听了,捂着脸说:“什么!你叫我大嫂?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,真羞人!”

王小说:“我,我说错了。大妹子,上驴吧。”

王小把女子抱上驴,坐稳,他就拉驴过河,走到河中间,王小暗中咬破了中指,鲜血直流,他猛一回头,手一甩,甩了女子一脸,女子一惊,差一点没从驴背上掉下来:“哎哟!大哥哥你干吗呀?什么脏东西弄我一脸呀?”

王小得意地一笑说:“逗你玩呢,向你脸上撩点水。”

女子说:“什么呀!哪是水呀,这下你是把我给坑苦了!”

王小说:“我俩见三次面了,你就做我的媳妇吧,行不?”

女子流着眼泪:“唉!真是冤家呀,我让你给坑了,已是身不由己了,也只好嫁给你了。”

王小乐呵呵地说:“那,往后我就叫你娘子了。”

女子说:“随你怎么叫,我名叫胡丽伶,叫我的名也行。”

说着话就到家了,王小的老母听到门口传来了“�N�N”的驴蹄声,出来迎儿子,出门一看,驴上骑个女人,惊奇地说:“这是从哪儿来的客呀?”

王小把胡丽伶抱下驴说:“不是客,是你儿媳妇。”

“别瞎说了。”然后拉住胡丽伶的手说:“快进屋吧,黑天了,外面凉。”

三个人进屋后,老太太在灯光下一看,说:“哎哟!这闺女长得这么俊呀,跟一朵花似的,看这水灵劲儿!从哪儿来呀?”

胡丽伶说:“我也不知道我家在哪儿了,我的名字叫胡丽伶,是五月初五那天,跟家人出来看河灯时,和家人走散了,找不到家了!”说完竟流出泪来。

献吻 46

巴掌 26