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民间故事 狗吃屎的传说

狗吃屎的传说

小编:网络 2020-07-22 分类:民间故事 阅读(974)
分享到:
关闭
听故事 - 狗吃屎的传说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黄狗是书香子弟黄太直的书童,事事都替太直张罗,与太直感情深厚。太直得道成仙后,改号为太直真人,于天南山紫霞洞修炼,黄狗则随主到紫霞洞陪侍左右。一日,真人在黄狗陪同下巡游山中,见一男子对一女孩施暴,便喝住男子,男子大怒:“何方野人,敢管大仙闲事?”黄狗说:“光天化日之下,强暴民女,该当何罪?”男子说:“本仙临幸,是她福气,何罪之有?”黄狗说:“既如此,有罪无罪,天庭上见分晓。”男子问:“你何方野人,也明天庭?”真人说:“吾乃天南山紫霞洞太直真人是也。敢问大仙何人门下?”男子说:“说出吓死你。吾乃黄云洞申公鼠门下,色淫大仙是也。”真人说:“原是色淫仙兄。既为大仙,何故凡间虏淫?天条何在?”色淫说:“还望太直仙兄海涵,多多包庇。”真人说:“你自应到天庭说明,吾只作见证罢了。”色淫说:“你不言,我不语,谁人知晓?”真人说:“既见不言,有违仙心;知而不说,天怒神怨。”色淫大声吼道:“让你说,还不如让你闭口。”说罢一掌推来,真人眼快,一闪身躲过一击,问:“你想杀人灭口吗?”色淫答道:“看你有何本领。”边说边运功挥石击真人,真人一侧身,飞起一脚踢飞了石头,说:“还有啥本事,就使出来吧。”色淫见击不着,急红了眼,忙抽出打仙鞭来,挥鞭就打,真人左躲右闪,小心翼翼,几鞭都打不着,只见石头粉碎,地面割裂,飞沙走石。见色淫狠下杀心,黄狗忙运功卷起沙石猛刮过去,色淫原见真人要走,使劲飞舞仙鞭乱打,不防黄狗飞来砂石,砂入眼睛,睁眼不开,鞭横扫一棵小树,顿时树断翻倒,鞭子余力扫空打在自己身上,霎时色淫口吐鲜血身亡。真人见色淫已死,情知大事不妙,忙拿起打仙鞭与黄狗回洞。

却说申公鼠见色淫外出未归,屈指一算,大喊“报仇”,忙驾云赶到紫霞洞,一到洞口,便使劲砸,可惜了那洞口的玉雕,一个不剩,都成了粉末。黄狗听得洞外响,知申公鼠来到,便趁真人不留意,点了他的睡穴,让他睡下,换穿了他的衣裳,拿了打仙鞭出洞来,见了申公鼠,忙上前打躬行礼:“不知仙长大驾光临,有失远迎,该死,该死。”申公鼠说:“太直,你好大胆,竟敢杀我爱徒。还不拿命来?”“真人”说:“贵徒色淫并非我所杀,是被自己的打仙鞭余力所杀,实与弟子无关。”申公鼠说:“无关?你杀我爱徒,抢我仙鞭。我岂能饶你。”“真人”说:“鞭子我替你保管着,正要送还,不想大仙驾到。”说罢两手捧鞭递上,申公鼠一手抢过鞭,一甩便打,“真人”早有防备,,一跳跳出圈外,说:“鞭已奉还,色淫实与弟子无涉。弟子在此向大仙赔不是,请大仙饶恕弟子拾鞭不及送还之罪。”申公鼠说:“杀人自当偿命。谅你也走不出我的手心。”说罢从腰间解出一绳,向“真人”一挥,“真人”只当是鞭,跳身就闪,殊不知绳子绕回来,把他捆了个结实。申公鼠用力一拉,把“真人”拉到身边,挥拳起脚就打,拳脚如雨点般落下,直打得黄狗嘴角流血才把他带回黄云洞。门下寻回了色淫尸首,申公鼠抚尸大哭:“儿啊,你死得好惨啊。你死了,谁再为我找人炼功啊?”说罢要杀黄狗,忽报太直真人来找。原来真人醒后不见黄狗,只见其衣,却不见己衣,又不见打仙鞭,出得洞口,见面目全非,一片狼籍,便已猜到八九分。忙驾云来黄云洞。申公鼠听太直真人找,好生奇怪,一到洞口,挥起捆仙绳就把真人给绑了,说:“不知死活的东西,竟敢假冒太直。也好,两人同祭有伴。”说罢拉到黄狗身边。黄狗一见大惊:“真人,你好糊涂啊。这不是送死吗?”真人说:“你才糊涂呢,哪有冒人顶死的呢?”黄狗说:“为真人赴汤蹈火,是我的荣幸。只要保全真人,我死何足惜?”真人说:“让你替我死,你让我留千古骂名吗?”“你们别争了。我会让你们结伴而行的。”申公鼠露出了奸笑,“小的们,先割脉放血炼丹,再开膛取心下酒。”“且慢。今天不吉利,不易见血光,容后天再行刑。”话音刚落,走出一女子。申公鼠忙赔笑说:“好,就听夫人的。”说罢拉夫人进洞里。

第二天,申公鼠来察看,真人求他放了黄狗。申公鼠说:“此人可狠,竟敢冒充,死有余辜。”黄狗则说:“色淫是我打死的,与真人无关,你放了真人吧。”申公鼠说:“主憨仆忠,分开则无趣,还是生死一起吧。”真人见放黄狗无望,便大骂:“申公鼠,你纵徒奸淫,该当何罪?我要到天庭告你。”申公鼠说:“好。让你告。”说罢一顿拳脚飞来。黄狗见了也骂申公鼠,申公鼠又来打黄狗,打乏了,叫喽罗打。打了约莫一个时辰,申公鼠见不伤皮肉,知有仙气护体,便拿仙锥锥了他们的涌泉穴放气,再叫喽罗们打,这回直打得皮开肉绽。当他们奄奄一息时,夫人出现了,说:“别打死了,还要祭色淫呢。”这才停了手。晚上,夫人来察看,悄悄地塞了一颗丸子入黄狗的嘴,黄狗也不管是毒是补,随口咽下,刚要给真人时,申公鼠喊道:“夫人,这里脏,别污了衣服。回去吧。”拉着夫人就走。黄狗一觉醒来,顿觉浑身是劲,可看真人手软头垂的,心喊不好,可自己被绑,无法相助,忙叫喽罗给水,初时喽罗不理,待破口大骂后才给了一点儿。天亮后,黄狗见真人失禁,裤子尽湿,料想大事不好,便大骂申公鼠,申公鼠一到,黄狗便求他放了真人。申公鼠说:“我知你忠义,不怕死。你要把他身上舔干净,我让你救他。”说罢解开黄狗身上的绳索。黄狗把真人的衣服脱下,只见屁股、大小腿满是屎,奇臭难闻,但他一心救主,万念俱无,憋气调息一番后,便一口一舔,直把真人舔得净无臭味,申公鼠又要他舔净真人的裤子,他照舔无误。申公鼠哈哈大笑:“仆忠主,狗吃屎。精彩动人。”黄狗说:“是剩的。”申公鼠说:“哦,是人剩的,剩的屎。哈哈。”黄狗乘申公鼠扭头之际,向真人吹了口仙气,好让他活下来。

深夜,夫人来看,用酒肉支开喽罗,便给黄狗松绑,说:“你们快走,申公鼠已睡着了。”黄狗给真人解绳,问:“夫人,你放我们,申公鼠不会放过你的。”夫人说:“我原是铁松岭李猎户之女,五年前被色淫强暴后虏到这给申公鼠,因我净讲好话,申公鼠便留我作夫人服侍他。这里是淫窝,色淫经常下山虏女子,供申公鼠淫乐和用血炼丹。你们杀了色淫,就是我的恩人。你们快走,给我爸带个口信。”黄狗想,申公鼠的打仙鞭厉害,必须偷走,不然也走不掉。便说:“夫人,你先扶真人出洞,我找点东西就来。”走进里洞,见申公鼠在床上睡着,打仙鞭和捆仙绳都在裤带扣着,黄狗蹑手蹑脚走到申公鼠身边,小心翼翼地解下鞭和绳,转向就走。刚到洞口,就听洞里喊:“别放走了太直。”原来申公鼠追了出来。“你还想走吗?”申公鼠问。黄狗说:“有话,我们到天庭上说。”申公鼠说:“你还想上天,还是下地狱去吧。”说罢伸手拿打仙鞭,没拿到,一看,没了。黄狗说:“都在这啦。”申公鼠见了大怒,从袖里摸出射仙镜来,就往黄狗身上照,夫人一见口说不好急步上前护住黄狗说:“快用打仙鞭。”话未说完,只见白光一闪,已倒地身亡。黄狗忙挥手一鞭,正中申公鼠身上,申公鼠即被劈成两半,血淋淋的。黄狗杀了洞中的喽罗,释放了被虏来的几十女子,便和真人上天庭禀明情况。

西宫娘娘一听杀了申公鼠,便要杀真人和黄狗,原来申公鼠是西宫娘娘之弟,幸有玉帝止住。娘娘大哭不止,正在玉帝左右为难之际,虔诚佛到了,这虔诚佛是娘娘的哥,他来也是为申公鼠而来,请玉帝为其弟报仇。黄狗说:“色淫和申公鼠是我杀的,与真人无关,要杀要剐冲我来。”玉帝感狗忠义,不忍加害,可西宫和虔诚佛的情面又不能不给。虔诚佛知玉帝难断,就说:“黄狗既是自卫,罪不当死。为救其主,能吃屎舔屁,忠义可嘉。那就贬到凡间护院吃屎去吧。”“是剩的。”黄狗说。虔诚佛说:“对,是剩的,剩的屎。吃屎吧。”玉帝无法,便把黄狗贬到凡间,显畜形,护院随主,以屎为主食,兼吃剩余饭粥菜。狗到人间,忠义无二,世代如此。

献吻 22

巴掌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