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民间故事 窦建德拐马

窦建德拐马

小编:网络 2020-07-22 分类:民间故事 阅读(1047)
分享到:
关闭
听故事 - 窦建德拐马
00:00 / 00:00

+

-

自动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萝莉音

型男音

温馨提示:
是否自动播放下一条内容?
立即播放当前内容?
确定
确定
取消

隋末,河北故城丁家寨有一位姓丁的员外,此人家大业大,儿子在朝为官,可谓是有钱有势。丁员外自幼习武,善使长枪,武艺高强,人称“丁一枪”。传说他与人过招儿,仅一枪便可将对手击中,方圆百里很有名气。

  不久前,丁一枪的儿子送给他一匹宝马,名曰“火龙驹”。这马又高又大,通身火红,红中透亮,如同绸缎一般,跑起来更是蹄下生风,又快又稳,能夜行八百,日行一千。丁一枪非常喜欢这匹宝马,简直爱不释手,时常骑上外出,引得路人羡慕喝彩。他家离集市不远,便时常骑马来集上炫耀。

  这天丁家寨大集,丁一枪骑上他的火龙驹,又一次来到集上。一人一骑往路口一站,立刻引来一群人围观,夸奖马的神骏。在夸赞马的同时,自然也捎带着夸夸他这个马主人。丁一枪更加高兴了,跳下马来,拍着马脖子,洋洋得意地说道:“不瞒诸位,我这匹马呀,天上难找,地下难寻。它往这儿一站,二十匹骡子拉不动,要是奔跑起来,咳!三十匹马也休想拽住它!我这决不是吹牛,不信?我的马还有更神的呢,七天七宿不喂草料,照样能日行千里,夜跑八百……”

  丁一枪这里正说着,只见人群中挤进一个牵牛的壮汉来。牛缰绳手上一缠,壮汉抱拳给丁一枪施了一礼道:“这位大叔,刚才你说你的马二十匹骡子拉不动?我不信!哼,休说是二十匹骡子,我骑上它,它就一步也走不动!”

  丁一枪正在兴头上,见来了个较真儿的,岂肯栽了面子?他上上下下仔仔细细打量起眼前这个牵牛的壮汉,心想,你有多大本事,能让我的宝马走不动?真是笑话!想到这里,他冷笑一声道:“年轻人,你把话说过头了吧?”

  “过头?哼,我说的话能过头?是骡子是马,咱当场遛遛嘛!”壮汉毫不含糊,做了个要马缰绳的架势。

  丁一枪的火儿被戗了起来,说声“好”,立马将马缰绳交给了壮汉,话中带刺儿地说道:“当心,休让西北风闪了舌头!”

  壮汉也不理会,将牛缰绳交给了丁一枪,说声:“闪开!”纵身跃上了马背 ,使劲一夹马肚,火龙驹一声嘶鸣,扬开四蹄,箭一般向前射去,一会儿便没了影子。

  丁一枪和众人都等着看这壮汉如何能让这匹宝马走不动呢,万没想到,这家伙竟将马骑跑了。丁一枪紧攥着牛缰绳,眼望着跑没了影儿的宝马,当时就傻了。他想,这壮汉骑一会儿还不得老老实实回来吗?可是,丁一枪想错了,左等右等,就是不见壮汉回来。直到这时,丁一枪才意识到自己遭人暗算了!这家伙是成心来拐我的宝马呀!他望望手上牵着的牛,又悔又恨,一头牛换走了他的宝马,他实在不甘心啊!

  丁一枪悔恨难当,问在场的人可知那拐马的壮汉是谁?大家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都说不知道。丁一枪这下可傻了眼!

  后来一个知情人悄悄告诉丁一枪,拐他宝马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窦建德!闻听“窦建德”三个字,丁一枪一下子犹豫起来。窦建德的情况他怎么不知道呢!窦建德从小就心高气傲,立誓要干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业,小小年纪就投身把式行,拜在当时闻名的武师“大刀张二”门下。几年后,他悄悄组织起了一些乡勇,拉竿子,拜盟友,打家劫舍,专和官府作对。眼下他又把手伸到了自己的头上,这可如何是好?

  来硬的直接去夺?凭自己这身功夫,三个窦建德也不是个儿!如果那样,势必与他结怨成仇,不可;难道就此罢了不成?心头这口恶气怎能咽得下!他想到了自己的好友,也就是窦建德的师父“大刀张二”,请他出面讨要,说不定能成,想到此,他便急急去找大刀张二。张二一口应承下来,让他三天后听回话。

  转眼到了第三天,大刀张二来了,告诉他说,窦建德躲着不见,宝马也不知藏在哪里。不过张二已差人转告窦建德,让他速速归还宝马,张二的话,窦建德还是听的。张二劝丁一枪不要着急,一切有他呢!丁一枪这才稍稍放宽了心。

  就在当天晚上,窦建德差人送来口信,说明天上午他要丁一枪去寨北墨松林里比武,如果胜了他,归还宝马,如若不然,那就休再提宝马的事了。

  丁一枪闻听,感到又好气又好笑,刚刚学了三招两式就想与我丁一枪比武,实在是小蚂蚁撼大树——自不量力!大刀张二也说窦建德是不知天高地厚,自讨没趣。明天比武,他愿一同前往。

  第二天,丁一枪手执大枪,与大刀张二一同来到了寨北墨松林里。此次会面,是凶是吉,他实在猜不到,因为他弄不明白窦建德为什么要提出比武赎马,自己的功夫他不会不知道。既然如此,他为什么要这么做?他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?

  工夫不大,忽听林中三声掌响,只见窦建德单身出现在他们面前。窦建德一身行伍打扮,手上没有拿任何兵器,他这是……

  丁一枪一见窦建德,想想他集上拐马的事,顿时气就不打一处来,“唰”地顺出大枪,厉声喝道:“窦建德,我平日里敬慕你是位英雄,可你不该拐走我的宝马呀!说!我的宝马在哪里?”

  窦建德见到二人,丝毫没有比武的样子,立时双膝跪地,抱拳深施一礼道:“师父在上,丁员外总算让我请出来了!”随即又转向丁一枪,再施一礼道:“员外息怒,恕窦建德不恭之罪,请容我说出实情……”

  于是,窦建德便来了个竹筒倒豆子,如实道出了拐马的隐情……

  原来,窦建德尽得师父张二真传后,仍不满足,自己要成就一番大业,必须要有一身更过硬的武功,他就想拜丁一枪为师,学习枪术。然而丁一枪这人脾气非常古怪,从不收徒,不知多少人被他拒之门外。

  窦建德想请师父找丁一枪说情,张二深知丁一枪的脾气,知道他根本不会答应,就劝窦建德死了这个心。这可怎么办呢?常言道,天下除了死法尽活法。窦建德经过一番了解后,暗暗合计了一个计策。他了解到,丁一枪有个爱在集市上炫耀宝马的毛病,觉得有机可乘,于是便精心策划了这个“拐马”之计,以此要挟丁一枪,达到拜师学艺的目的……

  这时,一旁的大刀张二哈哈大笑道:“老朋友,建德说的全是真话,他还让我从中配合他呢,这不,我们师徒俩就合演了这个双簧……”

  丁一枪闻听是这么回事,一时感慨万千!面对如此真诚学艺的窦建德,他还能说什么呢?丁一枪叹息一声,说道:“好吧,看在你师父的面子上,我就破回先例,收下你这个徒弟!”

  窦建德闻听,非常高兴,重又跪地磕头,行了师徒大礼。一旁的师父张二喜不自禁,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回你满意了吧?你小子可别拜了新师忘旧师……”三人全都笑了。这时丁一枪忽然想起了什么,急切地问道:“哎,窦建德,咱光顾着说话,我的宝马呢?”

  窦建德笑笑,冲着正南“啪啪啪”拍了三下手,早有人将火龙驹牵了过来。宝马失而复得,丁一枪百感交集,喜不自禁,他使劲捶了窦建德一拳道:“你呀,亏你想得出!害得为师险些上吊自杀……”说罢,大笑起来。

  就这样,窦建德拜在丁一枪的门下,苦练枪术。后来参加了农民起义军,他的刀枪功夫所向披靡,屡立战功,创立夏朝,成为“夏王”。他的这桩“拐马拜师”的故事,也一直成为人们津津乐道的趣谈。

献吻 25

巴掌 37